當前位置:

散文丨梁瑞郴:大漢的天空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梁瑞郴 編輯:源源 2022-05-25 17:37:47
時刻新聞
—分享—

散文 (2).jpg

龍喜水鄉,既未聽說,更不知它是大漢旗下的偏師,毛澤東有詩曰“贛水那邊紅一角,偏師借重黃公略”。據此可知偏師的分量。但它偏隅長沙東南,我雖久居長沙,卻渾然不知。人說它是都市的鄉村,水泥鋼筋中的田園。又有人直呼,歸去來兮,老之將至,胡不晨興暮歸,復返自然,擇其終老?

初聞此言,甚為贊同,復后細想,也不盡然。

我來龍喜水鄉的那日,疫情的愁云并未完全褪去。周末,此處竟擇一房難哉!但見,稚童歡聲,游舟點點,拓展屢屢,歌聲跌宕,真可謂夏花燦爛,到處洋溢青春的氣息。

此景不由勾起我一段聯想。某年游歷歐洲,因一個偶然機會去了瑞士的琉森。琉森,被譽為歐洲養老的天堂。

那是一個秋陽的日子,琉森被包裹在暖暖的秋陽之中,遠遠的阿爾卑斯山峰積雪未能消盡,銀光閃閃中透出寒意。琉森湖水晶瑩透剔,隨意蕩漾的舟楫,游弋飄忽,讓人眼迷心醉。環湖的林蔭大道,到處是踽踽獨行的老者,而湖畔的坐椅上,則多是相存相依的老年伴侶。一切顯得安詳,靜謐,悠閑。此景此情,曾讓我大發感慨,難怪歐洲人攢夠了錢,就義無反顧終老琉森?從琉森歸后,我也不吝贊美之詞,給予它無以復加褒揚。

但時至今日,自己的年齡也日益向晚,而在龍喜水鄉一日的逗留,讓我有了新的發現,新的感覺。我私心以為,從西方引進的群居養老模式,并非是人居最佳的生態構筑,更不貼近中國文化的本源。以親情家庭為主軸的中國居家養老的模式,可能更符合怡養千年的人道。盡管今天,群體性集聚的養老的模式,巳漸成時尚的風氣,而且大有取代中國傳統居家養老的趨勢。但同時你難道沒有發現,將老人聚居康養,在我以為,至少有種種的不足。無論居所風景如何宜人,環境如何優美,設置如何完備,但在暮氣沉沉中感受到的,是陣陣蕭瑟之氣。這讓我想起琉森在秋風中瑟瑟顫顫,步履蹣跚的老人行進圖,青山綠水也顯不出生動??!而龍喜水鄉所見到的稚童的嬉笑,青春的勃發,老者的悠然,構成一幅生氣盎然的天倫樂趣圖,親情的環繞,不能不令人心神向往。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我不能不贊賞龍喜水鄉,留住青山,留住綠水,更留住了親情。龍喜水鄉探尋,你會發現為三代同堂設計的居所,這些居所,在未來振興鄉村的發展中,實在是一種指向。你認真想想,維系人類群居最牢固的紐帶,非親情莫屬。因而,從某種意義上說,人類居住的幸福感,親情是第一位的,任何裝修,都不能象親情那樣,營造最溫馨的環境。大象無形,那種彌漫于居所的親情,見不著,摸不著,可它,才是最好的裝修,才是永葆青春的主色調。

是夜,久久不能入睡,這倒不是白曰游湖時做了一回舵手的興奮,也非小酌后歡謔。推窗仰望,天空茫茫,只有零星小雨的飄灑,四野蛙鳴,想起辛棄疾“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鳴一片?!鼻晗喔艟尤挥邢嗤母杏X,奇妙!而青少年時代積累的鄉村景象翩然而至,又平添無限的興致,這是久居都市復返自然的神往。

終于有了睡意,擁衾而臥,在似睡非睡中雙眼迷離。驀然,腦際中閃出一片天空。天幕徐徐拉開,繁星滿天,星光燦爛,天河邈邈,銀漢迢迢。這是大漢的天空,如此華美,如此璀璨!此大漢,非“威加海內”的劉家王朝,而是一家在精神高地攀登的企業,大漢集團。

我想起孩童的時候,曾經很長一段時間迷戀于數星星,尤其是那些閃爍迷幻的星光,似有無窮的魅力,它會給你一個童話般的世界,永遠有無窮無盡的引力,召喚你去探求一個又一個究竟,想象之力,便展翅在星空翱翔。今夜,我似乎又回到童年,在大漢的天空,去尋覓那些一閃一閃的星星。

大漢國際工匠院,你是大漢天空中首先讓我眼前一亮的星斗。那些曾經窮家的孩子,那些分數寒酸的少年,那些曾在前行途中掉隊的娃娃,在這里的技工學校,在賦能中獲得平等,尊嚴,本領,一變而為馭風少年。

我曾為某研學基地撰并書聯一幅,“學海有舟勤作槳,書山無涯行為徑”。意在突出知行合一,學以致用。我在大漢的研學基地,就見到品類繁多的實踐項目,這是教育的正途,這是未來的方向。大漢培養的是未來世界構建者的工匠精神。他們要引領這些被社會某種眼光并不看好的孩子,在動手的領域,去摘取皇冠上的明珠。精于一技,獲益終身。

大漢的天空,俊杰星馳,在光華四射中,你不可否認,它在短短不到二十年時間,所建立起的商貿帝國,是一顆耀眼的明星。我立于電商交易平臺室,看眼花瞭亂,瞬間千變萬化的交易數字,感受千里之外,甚至萬里之遙,正在完成的一樁樁鋼材的交易,不能不嘆服現代科技的偉力,它在方寸之間興起波瀾,已尺幅千里,有如莊子在《逍遙游》中搏擊九萬里鯤鵬的氣勢。

其實這一切交易又是悄無聲息,市場之手已操控博擊中掀起的商業大潮,讓你在屏息之中,去駕馭風浪。我駐足在大屏之前,切實感受到這個商貿大鱷,正以鏗鏘的步伐,在不動聲色中,向千億產業的高地邁進。

大漢的天空,是一個別致的世界,它的恒星中,永遠有些其它企業所無法見到的星座。大漢的“紅館”,是大漢人的精神庫存,無論它擺放多少的精神財富,它開宗明義,將紅色的光芒照亮天空?!按鬂h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頂的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天,立的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地”。大漢人深知大漢一切的來源,大漢人深知來路和去路,它在不斷求新創新理念的過程中,堅持建立起一整套自己企業的文化,而這套文化,始終與中國共產黨的理念同頻共振,企業的命運始終與黨和人民的命運風雨同舟。

我佇立于“紅館”大廳,凝視毛澤東同志那尊搬搯指論道,撥云見日演講形象的塑像,默想,這就是從延安出發,走向偉大的指引?大漢人將雕塑名之為“光明在前”,既意味深長,又成竹在胸。

大漢的天空,也建立起自己的“封神榜”,他們將自己崇拜的人供奉起來,讓“勞動光榮”,“勞動創造美”的血液在大漢人身上流淌。全國首創的“勞模館”,再次將工人階級的偉大凸顯在人們面前。

我又一次陷入不眠的狀態,我的思想之翼再次在大漢的天空遨游,只有這時,在天穹之頂,我才發現,有兩顆最亮的星星,光芒四射,照亮了大漢的天空。

這是大漢天空的奧秘,這是大漢力量的源泉,這是大漢領頭人傅勝龍作為企業家的超人之處。

傅勝龍不愧為理想之星,這個苦孩子出身的企出家,是懷揣夢想踏上創業的道路。他不完 全是為了拯救自己和家族,而是為了拯救千千萬萬象他一樣的苦孩子,讓他們學會掙錢的本領,讓他們走出貧窮的泥坑。

資本,馬克思已作了經典的論述,但傅勝龍卻有自己的解讀。他要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將資本與責任緊緊聯系起來,將財富與社會緊緊聯系起來。這就讓資本和財富在理想之光的照耀下,顯現出無比的美妙!

如果說大漢天空最亮的有兩顆星,除了理想之星外,另一顆就是文化之星。這是大漢從風風雨雨走過來,壯大企業的支撐的基石。傅勝龍從大漢的建立之日起,就致力于企業的文化建設,他不是膚淺的,片面的理解企業文化,他要努力建立一整套自己的文化體系,努力造就一種大漢的文化現象。在信仰,崇尚,理念,追求,品格,操守,價值諸多方面,用文化培根鑄魂。時代發展到今天,許多人已經沉湎于物質之中,幾乎看不到精神的力量,文化的力量。

我以為傅勝龍的勝人一籌,就在于他于無聲處聽驚雷,將文化的光芒灑遍大漢的每個角落,以喚醒冥冥之星,照亮大漢的天空。這不是夢境的展現,而是實實在在寫在大漢金橋土地上的畫卷。在這個晴雨交織的日子里,我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思考,用挑剔的眼光審讀它的一切!我以為,即便是淺嘗輒止,也讀懂了大漢的簡史,尋找到大漢的根本。它正是在高遠的理想和正道文化的指引下,合著時代節拍,在創造巨大財富的基礎上,創造一種現象級的文化。而后者,才是傅勝龍刷亮大漢天空兩顆最耀眼的星星的關鍵!

微信圖片_20220525170020.jpg

梁瑞郴,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文學創作一級,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F任湖南省散文學會會長,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曾任湖南省作協專職副主席、秘書長、毛澤東文學院管理處主任,《文學風》雜志主編。著有報告文學集《一萬個晝與夜》《毛澤東生辰印記》(合作),散文集《霧谷》《秦時水》《華夏英杰》《歐行散記》等。散文《遠逝的歌聲》獲中國作家協會和煤炭部第二屆烏金獎,《霧谷》獲全國副刊優秀作品獎等。


編 輯:李洋源

二 審:袁丹

三 審:劉朝文 劉陽

新聞熱線:0734-7221155

投稿郵箱:XMT19176751553@163.com

尾巴.jpg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下載“大義常寧”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梁瑞郴

編輯:源源

本文鏈接:http://www.winterworkboots.com/content/2022/05/25/11310977.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常寧新聞網首頁
欧美偷拍一区二区,污污在线看网站,久久绿帽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