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谷雨亭烈士傳略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胡金菊 曹元生 編輯:王榮 2021-05-29 12:28:39
時刻新聞
—分享—

谷雨亭,1877年出生于常寧縣北鄉官莊中村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他從小吃不飽,穿不暖,為了生計,7歲就給地主放牛,15歲那年,父親托人介紹他跟一個木工學徒弟。從此,谷雨亭跟著師傅走南闖北,幫師傅打下手,干起木工活。谷雨亭從小聰明勤奮,虛心好學,深得師傅喜愛,因此師傅也就毫無保留地把絕活教給了他,不到三年時間,谷雨亭竟學會了全套木工技術。

學會了木工技術后,谷雨亭拜別師傅,回到了家鄉,四處攬木工活干,以養家糊口。那時候,民生凋敝,經濟蕭條,各種苛捐雜稅,名目繁多,老百姓不堪重負,連飯都沒得吃,還有幾個人請得起木工呢?谷雨亭望著工具興嘆,空有一身本事,有力竟無處可下。

1922年11月,水口山成立了工人俱樂部,在工人俱樂部的領導下,于這年12月初舉行了震驚中外的大罷工,經過21天的斗爭,罷工取得了偉大的勝利。在“從前是牛馬,現在要做人”的感召下,谷雨亭心想:“要做人,到水口山找工人俱樂部去!”于是,谷雨亭找熟人幫忙來到水口山礦當了一名窿工。

1000.jpg

水口山工人大罷工爆發(網絡資料圖)

來到水口山礦后,谷雨亭在工余報名參加工人夜校學習。在夜校,他聽過唐際盛、賀恕、朱舜華、毛澤覃的講課,他不僅學到了文化知識,更重要的是學習了什么是階級和階級斗爭、無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等知識,他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窮人要翻身就是要團結起來,推翻這個黑暗的社會。谷雨亭十分佩服蔣先云、劉東軒和這些老師,他們懂得的道理太多,跟著他們干,一定不會錯。于是,凡是工人俱樂部號召的,谷雨亭毫不猶豫地響應。由于他表現出色,不久,他就加入了工人俱樂部。

微信截圖_20210529095311.png

轉眼間就到了1923年11月27日,這是水口山工人俱樂部成立一周年紀念日。這天,吃過早飯,汽笛聲響徹了水口山的上空,這是俱樂部規定的信號,工人俱樂部出事了!谷雨亭從工棚出來一看,工人們拿起梭鏢、炮棍、耙子把,從四面八方涌向俱樂部。他二話沒說,趕緊從工棚里拿起一根木棍,隨著工人隊伍沖向工人俱樂部。

這時,一隊隊的敵兵,荷槍實彈,從老鴉巢、半邊街、火車坪,分三路向俱樂部撲來。敵兵一到工人俱樂部前坪,就馬上在周圍山頭架起了機槍,呈現一片白色恐怖。面對殺氣騰騰的敵人,工人們毫不畏懼,聚集在俱樂部門口,決不讓敵人向俱樂部前進一步。糾察隊員爬上了山頭,與敵人對峙著。其時,工人越聚越多,把俱樂部圍得像鐵桶一般?!安辉S霸占工人俱樂部!”“打倒貪官污吏!”“工人俱樂部萬歲!”“全世界無產階級團結萬歲!”口號聲響徹云霄。

敵兵在敵軍官的威逼下,端起槍向工人射擊了,爬在工人俱樂部前面木圍子上喊口號的年輕的選礦工人康年如,應聲倒在血泊中,就倒在谷雨亭的身邊,接著又有幾個工人受了傷。這些,讓谷雨亭心中更加充滿了對敵人的仇恨。

晚上,在宋喬生的率領下,谷雨亭和工人一道把康如年的尸體抬到礦局辦公室,數千工人又一次把礦局包圍起來。

礦局局長迫于壓力,在宋喬生代表工人提出條件的上簽了字,并當即答應禮葬康如年,發給康如年家屬撫恤費800元。然而,礦局長賓步程表面答應工人提出的條件,暗地里卻電請駐衡陽的軍閥派兵來水口山鎮壓工人。

1923年11月29日,一個營的軍隊開來水口山,“一時全山戒嚴,如臨大敵”。賓步程一面下令搜捕工人運動領袖,一面清洗參加工人運動的工人,撕毀了工人提出的所有條件,封閉了工人俱樂部和工人子弟學校,借故開除了2000多工人,谷雨亭在這次工人運動中表現突出,也在開除名單之中。

谷雨亭回到官莊中村,重新操起了木工行當。

O1CN01vSRdNl1FhkERMLRB1_!!3917910519.jpg_300x300.jpg

1926年7月,全國革命形勢發展迅猛,湖南全省的工會、農會由秘密轉向公開。這年10月11日,何叔衡受黨組織的派遣來到水口山,向水口山黨組織傳達了上級的指示精神,號召大家深入農村發動農民,以水口山為中樞,掀起新的革命高潮。

12月1日,湖南省第一次工農代表大會召開,擔任黨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主任的毛澤東應邀出席了這次會議,并作了重要講話。毛澤東指出:國民革命的中心問題就是農民問題,無論是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軍閥、土豪劣紳,或者是發展工商業和教育事業,都要靠農民問題的解決。

微信截圖_20210529100153.png

根據毛澤東、何叔衡的指示,水口山黨組織和礦工會決定幫助周邊農村開展農民運動,走工農相結合的道路。于這年冬至1927年春,辦起了工人師范班,培訓農民運動骨干。谷雨亭在水口山工人積極分子朱先運和工人師范班老師谷伯珊的啟發下,參加了師范班學習,后來成為了農民運動骨干。

1927年1月,谷雨亭從師范班畢業回到官莊,與朱先運一道深入農戶,串聯發動農民,帶領全村農民向土豪劣紳展開了堅決的斗爭。

官莊有個大土豪劣紳谷玉衡,欺壓百姓,心狠手毒,鄉親們背地里都叫他“谷剝皮”。他知道谷雨亭、朱先運要成立農會,慌忙派出他的走狗到處放風說:“一筆寫不出兩個‘谷’字,谷家的事谷家管,不要外人插手”“都是鄉鄰鄉親,何必豆萁相煎過不去呀”“谷老爺倡議精誠合作,振興官莊”。一時間,弄得滿村風雨。

谷雨亭知道這件事后,馬上向陳章甫、楊發秀作了匯報,在年關時,谷雨亭和朱先運帶領數十個農民涌進谷剝皮的家里,抄了谷剝皮的家。

谷剝皮被農民抄家后,更加懷恨在心。他與該村其他幾個土豪劣紳和一些地痞流氓串通一氣,組織一個假農會“官莊農友會”,以此來抗衡谷雨亭的農民協會。成立“官莊農友會”的那天,谷雨亭、楊發秀帶領農民沖進會場,當場揭穿了谷玉衡的陰謀,砸爛了“官莊農友會”的牌子,摧垮了假農會。

經過一個時期的宣傳發動和準備工作,正式成立了官莊農民協會,谷雨亭當選為官莊農民協會委員長。

農民協會成立后,在水口山工人宣傳隊的協助下,谷雨亭帶領農民開展了封倉出谷,阻禁谷米出境、減租減息等斗爭。農民們揚眉吐氣,大漲了窮人的士氣,大滅了土豪劣紳的威風。

在官莊農民協會的影響下,水口山附近農村也都先后燃起了熊熊的革命烈火,連同官莊一起,共成立了十八鄉農民協會,掀起了反帝反封建斗爭的高潮,做到了一切權力歸農會。

不甘心失敗的土豪劣紳谷玉衡、何遙清、廖云南、谷百金等,通過種種關系,狀告到常寧國民黨縣政府,對水口山礦工會和官莊農會進行極力誣蔑和攻擊,國民黨右派縣長周銑琨有意庇護這幫土豪劣紳,公然大放厥詞,說什么“水口山工會無權干涉農民運動。官莊的農運糟得很!”陳章甫、谷伯珊二人,親赴縣城同周銑琨辯明是非,義正詞嚴,駁得周銑琨無言可答。他惱羞成怒,竟設計將谷伯珊軟禁起來。

谷雨亭得到消息后,立即報告中共水口山地方執行委員會,并率領農會會員星夜趕到縣城,在中共水口山地方執行委員會和常寧縣農民協會的幫助下,集合500多名農會會員,圍攻縣署,勒令縣長放人。周銑琨手忙腳亂,一面派人向群眾道歉,一面趕緊釋放谷伯珊,并下令解散“官莊農友會”。這次斗爭的勝利,使谷雨亭得到了鍛煉,進一步提高了投入大革命運動的積極性。

1927年4月中旬,中共水口山地方執行委員會根據中共湘區委員會發出的《告全省農民書》, 作出決定:在“五一”勞動節召開工農大會,公審土豪劣紳谷玉衡、何遙清,組織一次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以進一步提高群眾的覺悟,促進廣大工人農民的團結。谷雨亭帶領農民協會會員配合工人糾察隊把谷玉衡、何遙清、廖云南、谷百金捉拿歸案。

5月1日,水口山礦工會和十八鄉農民協會在十八間(地名)前面的大坪里,召開公審大會,陳章甫代表水口山區審判土豪劣紳特別法庭宣布了谷玉衡、何遙清的罪行,并判處他們的死刑。谷雨亭帶領農會會員維持秩序,會后,率領農會會員參加示威游行。這一天,他渾身充滿了翻身做主的喜悅。

“馬日事變”后,國民黨反動派大肆進行清鄉,瘋狂屠殺農會骨干,常寧縣公署通緝谷雨亭。但他毫不畏懼,率領官莊農民自衛軍配合宋喬生率領的水口山工人糾察隊,同縣團防局肖宜春的挨戶團在水口山附近激戰一晝夜。戰后,谷雨亭轉移到煙洲一帶從事地下活動。

1928年2月,谷雨亭在矮嶺被捕,旋即被煙洲團防局殺害。時年51歲。

慘無人道的國民黨反動派用刺刀在谷雨亭背部和腰部戳了9刀,又將他的遺體砍成三截,用籮筐抬著示眾。國民黨反動派妄圖以此來威嚇人民群眾,撲滅農民革命運動的烈火。鄉親們懷著無比悲憤的心情,不顧敵人的威脅,將谷云亭的遺體安葬于村前的田野上,寄以永遠的哀悼!

1956年,常寧縣人民委員會追認谷雨亭為革命烈士。


作者:胡金菊 曹元生

編輯:小婧 王榮(實習)

二審:娜娜 澤昌

三審:白云 劉朝文

新聞熱線:0734-7221155

投稿郵箱:XMT19176751553@163.com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下載“大義常寧”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胡金菊 曹元生

編輯:王榮

本文為常寧新聞網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本文鏈接:http://www.winterworkboots.com/content/2021/05/24/9393721.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常寧新聞網首頁
欧美偷拍一区二区,污污在线看网站,久久绿帽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