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陳章甫烈士傳略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曹元生 胡金菊 編輯:小婧 2021-05-23 18:16:59
時刻新聞
—分享—

下載.jpg

陳章甫(網絡資料圖)

陳章甫,又名陳昌,湖南瀏陽人。毛澤東在湖南第一師范時期的同學和摯友之一。他先后投入了反袁斗爭、“驅張”運動,參加了新民學會、文化書社、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和俄羅斯研究會,是湖南自修大學創始人之一,也是湖南最早的知識分子共產黨員之一。

1894年,陳章甫出生于廣西梧州,8歲時隨父母遷返故里瀏陽,17歲就讀于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期間他結識了毛澤東。

1916年后,陳章甫相繼受聘于長沙女校、周南女中和第一師范附小任地理教員。其時,陳章甫與毛澤東來往十分密切,有一天毛澤東以“二十八畫生”之名張貼征友啟事,要求與有愛國熱情、獻身精神的志士文人交朋友,啟事上特地寫明:“來信由第一師范附屬小學陳章甫轉交?!痹撜饔褑⑹略诟鞔蟾咝Rl議論,當時湖南女子師范的校長專門找到陳章甫詢問“二十八畫生”到底是什么人。陳章甫告訴她:“不是征女朋友,是征志同道合的朋友,‘二十八畫生’就是毛澤東,是一位德才兼備、品學兼優又有鴻鵠之志的學生!”

1917年寒假,毛澤東應邀來到陳章甫的家鄉瀏陽考察,期間在陳家小住,他們朝夕相處,情同手足,時而說書,時而散步,談古論今,指點江山,深感熱血青年救國救民責任之重大。毛澤東通過征友和在第一師范的活動,為創建新民學會作準備,陳章甫為此東奔西走,做了大量的宣傳和組織工作。

下載 (1).jpg

毛澤東和楊開慧(網絡資料圖)

1918年4月14日,毛澤東與14位學友在岳麓山下成立新民學會,陳章甫是最早的會員之一。暑假過后,蔡和森等新民學會成員先后出國,陳章甫想去日本,但毛澤東希望他能留下來協助工作,還特意寫信給蔡和森,商量陳的去留問題,蔡和森也同意陳章甫留下,“幫辦會務,為學會立其基礎?!贝撕?,陳章甫與毛澤東同在長沙天鵝塘的青山祠一起生活,親如一家。陳章甫的女兒叫毛澤東為舅舅。毛澤東與楊開慧結婚,由陳章甫夫婦操辦,親手布置新房。

“五四”運動后,毛澤東在長沙組織俄羅斯研究會和文化書社,推動湖南黨建,陳章甫一直積極支持毛澤東的工作。

1922年暑假,陳章甫到瀏陽縣城開辦講習所,他將在省城讀書的瀏陽籍學生組織起來,成立駐省同學會,捐資創辦《瀏陽旬刊》,由瀏陽四陳(陳章甫、陳作為、陳清河、陳飄飄)任編委。該刊轉載了毛澤東的《民眾大聯合》、李維漢的《紀念俄國十月革命演講》等文章。不久,經中共湘區委員會批準,由金江高小黨員組成瀏西特別支部,陳章甫任支部書記。

1924年初,中共湘區委員會派陳章甫往蘭田等地發展黨的組織。國共合作統一戰線局面形成,陳章甫被調回長沙負責統戰工作。

1925年春,陳章甫、夏明翰、周以栗一起被選為國民黨第一屆省黨部執行委員。

1926年7月,北伐軍勝利進入湖南,湖南的工會、農會由秘密轉為公開,水口山在積極為北伐軍接運子彈的同時,又醞釀恢復工人俱樂部,先后派代表到湖南省總工會,請求派員到水口山加強領導。8月,中共湖南湘區委、湖南省總工會派陳章甫和劉漢之以特派員的

身份同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宣傳員涂國欽一道到水口山,恢復黨組織,建立礦工會,開展工人運動。

陳章甫一到水口山,就和劉漢之、涂國欽、宋喬生一面向工人群眾進行宣傳發動,一面向礦局提出恢復工人俱樂部的要求。這時的礦局局長江中砥深知俱樂部的厲害,但迫于當時的形勢,不敢斷然拒絕,只好說“考慮考慮”。暗地里收買工賊朱科益、戴子和拼湊了一個“同樂社”,與礦工會對立,企圖分裂工人隊伍。陳章甫及時向工人群眾揭穿了他們的陰謀。不到7天,“同樂社垮臺了。爾后,礦局指使朱科益、戴子和等多次進行破壞活動,在陳章甫的領導下均被識破,后來根據工人的要求,將兩個工賊押到省總工會,給予嚴厲的懲處。

同年9月7日,水口山礦工會宣告成立,在成立大會上,陳章甫作了熱情洋溢的講話,號召工農聯合起來,武裝起來,鏟除土豪劣紳,打倒軍閥官僚。礦工會成立后,推舉陳章甫為代表,和礦局局長進行了面對面的交涉,迫使礦局承認了原工人俱樂部提出的18條,和新增加的發清欠餉,分發紅利;招納失業工人,增加教育經費,賠償工人俱樂部的損失等五項條件。同年冬,陳章甫在水口山舉辦了短期訓練班,為開展農民運動培訓了大批工人骨干。這批骨干深入水口山附近農村,廣泛發動開展農民運動。在他的領導下,到1927年初,水口山附近農村成立了十八鄉農民協會。

1927年5月初,水口山召開了斗爭土豪劣紳大會,十八鄉農民協會的2萬余人參加了大會,陳章甫主持了這次大會,并宣布公開審判谷玉衡、何遙清兩個罪大惡極的土豪劣紳。會場兩旁貼著他親自擬寫的對聯:“有主義,有策略,有計劃,怕他江山鐵桶;不貪財,不怕死,不松氣,才算好漢英雄。會議判處了土豪劣紳谷玉衡、何遙清死刑。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礦局出800塊錢(銀元)買通礦警隊長黃憲堯包打礦工會。陳章甫根據上級黨組織關于迅速解除礦警隊的武裝,武裝工人糾察隊的指示,召開了工農代表聯席會議,決定以工農聯合軍事演習的辦法,奪取礦警隊的槍支。演習前,陳章甫以國民黨水口山市黨部名義,通知礦警隊長黃憲堯與兩個排長到市黨部參加緊急會議,把他們監視起來。接著,演習隊員分成三路縱隊搶占糧子嶺山頭,一舉繳獲礦警隊的槍支80多枝、子彈100多擔。奪槍后,陳章甫又組織工農群眾將礦警隊長黃憲堯戴上高帽子,上面寫著:“八百塊錢包打礦工會的黃憲堯”,進行了游斗。

下載 (2).jpg

八百礦工上井岡(網絡資料圖)

“馬日事變”前夕,陳章甫奉上級黨組織指示,離開水口山。水口山工人為了歡送他,由機械科的工人特制了一張行軍床送給他作紀念。陳章甫離開水口山后,參加了北伐,曾擔任過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五軍第二師政治部主任。以后,他又參加“八一”南昌起義,擔任起義部隊三十六團團長。

1929年冬,陳章甫受黨中央的派遣,赴湘西協助賀龍開辟革命根據地。1930年初,途經澧縣,遇到縣長唐佑越,唐系陳章甫的學生,讀書時曾得到陳章甫的接濟。唐借口為老師“洗塵”,誘捕了陳章甫,得賞金2000元。國民黨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鍵如獲至寶,將陳章甫押至長沙,囚于福星街陸軍監獄,妄想獲得上海黨中央和湖南省委的機密情報,便親自出馬,以“北伐同事”的身份,百般誘惑拉攏。陳章甫不為所動,痛斥國民黨反動派的罪狀。何鍵氣急敗壞,遂下令處陳章甫死刑。

1930年2月23日下午,陳章甫被綁赴長沙瀏陽門外,臨刑前,他昂首挺胸,面對敵人槍口,振臂高呼:“革命一定會成功!勞苦大眾一定要解放!”“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犧牲時年僅36歲。

陳章甫犧牲后,1931年葬于瀏陽西鎮頭鎮土橋村炭坡。1985年重新修墓。墓呈半圓形,前坪用石欄圍護,兩華表置左右,刻有對聯:

雪恥興邦,壯志已酬國家盛;

披衣秉劍,精神猶在海天張。

墓碑嵌祁陽石陰刻宋任窮題書:“陳章甫烈士墓”。

為了紀念陳章甫,鎮頭鎮人民政府旁修有“章甫公園”,供后人瞻仰、憑吊。


作者:胡金菊 曹元生

編輯:小婧

二審:娜娜 澤昌

三審:白云 劉朝文

新聞熱線:0734-7221155

投稿郵箱:XMT19176751553@163.com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下載“大義常寧”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曹元生 胡金菊

編輯:小婧

本文為常寧新聞網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本文鏈接:http://www.winterworkboots.com/content/2021/05/23/9392123.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常寧新聞網首頁
欧美偷拍一区二区,污污在线看网站,久久绿帽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