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宋喬生烈士傳略(上)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胡金菊 曹元生 編輯:源源 2021-05-07 21:27:49
時刻新聞
—分享—

宋喬生.jpg

宋喬生

宋喬生,又名宋增橋,字春生。1891年3月12日,出生于湖南省湘潭縣(株洲縣)淦田鄉一個兄弟姊妹眾多貧苦的農民家庭。宋喬生從小聰明伶俐,凡事一點就明白,父親從小喬生的表現,看到了一絲希望,默默地下定決心送這個聰明的兒子去學堂讀書,將來一定會出人頭地,說不定能光宗耀祖。于是,全家節衣縮食,節省幾個銅錢,好讓喬生進學校讀書。

0KCa3F6kjM.jpeg

舊時私塾

宋喬生7歲那年,他的父親把他送到私塾。小喬生確實沒讓父親失望,老師教授的東西能一點不落地記下來,回到家,學著先生搖頭晃腦的模樣“之乎者也”地背誦給父母聽。每當這時,全家才是最開心的時候,父親總是帶頭哈哈大笑起來。

好景不長,那時候,湖南的戰事越來越吃緊,南北軍閥戰火不斷,水災旱災連年發生,各種苛捐雜稅,日益繁多,加上貨幣貶值,物價飛漲,老百姓不堪重負。宋喬生一家租種豪紳的土地的收成一年比一年減少,交了租谷后家里所剩無幾,全家人吃了上餐沒下餐。沒辦法,宋喬生9歲那年,只好放下書本,離開學堂回到家,跟著父親面朝黃土背朝天,日以繼夜在田土里勞作。但終因年紀太小,幫不了父親多少忙。

父親經過深思熟慮,決定讓小喬生學一門手藝,有了一門手藝在身,養家糊口就沒有問題了。于是,把剛滿10歲的喬生送進一間鐵匠鋪當學徒。

鐵匠鋪.jpg

打鐵(網絡資料圖)

這一學就是7年,打鐵的手藝學成了,也跟師傅學得了一身武藝,身體練得魁梧雄壯。出了師,卻遇到了新的問題。那時候,湖南軍閥混戰,天災人禍不斷,經濟變得越來越蕭條,一般的老百姓連飯都吃不上,還有誰請人打鐵呢?

20世紀初,水口山這座“寶山”的傳說很廣,說水口山遍地是金是銀,很多人在那里發了大財,傳得有鼻子有眼。1908年,17歲的宋喬生滿懷著拾“寶”的希望,拜別了父母,辭別了親人,一路風餐露宿,來到了水口山鉛鋅礦。

這哪是什么寶山?呈現在宋喬生眼前,到處都是成堆的廢棄的亂石,一腳踩下去,泥灰淹沒了半個鞋面。一陣風起,漫天卷起蔽日的灰塵,讓人喘不過氣來。宋喬生皺起眉頭,望著漫天飛舞的塵土,長長地嘆息了一聲。他來到招工處排起隊來,終于輪到他了。

“你叫什么名字?”一個工頭模樣的人從窗口問。

“宋喬生?!?/p>

“你在家是干什么的?”

“打鐵?!?/p>

“哦?!惫ゎ^模樣的人認真看了看宋喬生,沉思了一會,說:“你登記一下,去機械科當鍛工吧?!?/p>

礦井.jpg

礦井煤油燈(網絡資料圖)

就這樣,宋喬生來到了常寧水口山鉛鋅礦機械科當了一名鍛工。在當鍛工的日子里,宋喬生每天都要干上十幾個小時,有時候加班到20個小時。工人稍有牢騷,把頭、監工就揮舞著竹片、木棍,拼命抽打著這些工人。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資產階級的代言人動不動就威脅工人:“像你們這樣的賤骨頭,天下有的是,打死幾個算不了什么!”工人們沒日沒夜、累死累活地干,每天的工錢就是三五吊銅錢,還不夠買三升糙米。宋喬生那時候還年輕,又是在苦水里泡大的,加上多年來的打鐵生涯的淬煉,身子練得像一尊鐵塔。他沒有過多的要求,在宋喬生的眼里,窮人生下來就是要吃苦的,富人生下來就是要享福的。宋喬生覺得能一日三餐有碗飯吃就可以了。因此,再苦再累,他很少有怨言,累活、重活、加班十有八九少不了宋喬生。在工友們的眼里,宋喬生是個能吃苦、肯幫忙的小伙子;在把頭、監工的眼里,宋喬生是個聽話的“活機器”。由于宋喬生用起來順手,后來調去當了一名吊車工。

那時候的水口山礦,資本家一味追求利益最大化,舍不得投入,采礦的設備、設施十分簡陋,井下經常發生崩塌事故,不少窿工被巖石砸死,有時候連尸體也找不到。

1917年4月27日,采礦科一坑塌方壓死一名隆工,礦當局無人過問。當晚,采礦科的敲砂工、淀砂工1000余人舉行罷工,數百工人抬著尸體進入礦局辦公樓,礦局職員不肯接待工人,紛紛躲避。工人們氣憤之下,砸毀了化驗室和職員宿舍,礦當局怕事態進一步擴大,終于答應給采礦科每個工人加紅餉1000串,死者加撫恤金50元。選礦科工人看到礦局答應了采礦科工人提出的條件,也向礦當局提出相同條件,礦局被迫宣布同意。通過這次事件,宋喬生第一次看到了工人團結的力量。

資本家的本性是貪婪的,他們對工人的剝削和壓迫越來越變本加厲。這就更加激起了工人的反抗。1919年5月5日,水口山鉛鋅礦數百工人因不滿礦局油米處短斤少兩和在米里摻砂發水,沖進礦局,痛打了礦警隊長,砸爛礦局局長周維谷家的門窗、家具,撕爛繡花被,又沖進油米處,打爛米倉庫,砸爛雙底斗,燒毀了米篩子,痛打了油米處的二老板周高堂。

宋喬生多次參加與礦局資本家的斗爭,在他的印象中,每次斗爭過后,礦局更加加重了對工人的剝削和壓迫,他想:全礦幾千工人為什么就斗不過區區少數老板和他為數不多的走狗呢?

微信截圖_20210507185035.png

康家戲臺

1920年寒假,省立第三師范學生蔣先云、黃靜源、唐朝英、韋漢等50多名進步師生,來常寧水口山礦傳播新文化、新思想,宣傳俄國十月革命的偉大勝利。他們在康家戲臺演文明戲(話?。?,辦識字班,把“五四”運動提倡的新文化、新思想和俄國十月革命的偉大勝利,編入戲文和識字課本中。宋喬生一有空就去看戲,和這些衡陽來的讀書人成了好朋友,在這里看到了《新青年》、《向導》、《先驅》、《湘江評論》等革命刊物,第一次聽說了俄國工人團結起來,推翻了資產階級的統治,成了國家的主人。反動的礦當局對蔣先云等學生的宣傳活動恨之入骨,害怕工人覺悟起來,團結起來,妨礙到他們的統治,在學生們來礦宣傳不久,就下令驅逐,把蔣先云等人“禮送”出境。蔣先云他們雖然離開了,但他們宣講的新思想、新觀念和俄國十月革命的偉大勝利等深深地刻在宋喬生的腦海里。

95b2-hfqtahi8861571.jpg

蔣先云

1921年冬,韋漢、黃靜源、唐朝英和夏明翰、劉泰等一些黨團員和進步師生,根據毛澤東的中共衡陽地下組織和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組織,要以水口山為重點,深入到工人中去,加速馬克思主義在工人中的傳播的指示,來到了水口山,舉辦工人識字班和工人夜校,傳播馬克思主義,發現和培養一批工人積極分子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宋喬生第一批報名參加了工人夜校班學習。在夜校,宋喬生第一次聽說“無產階級”“資產階級”“什么是壓迫”“什么是剝削”“什么是剩余價值”等新名詞,他終于明白窮人為什么窮,富人為什么富了。工人階級只有團結起來,打倒剝削階級,才能獲得解放。宋喬生小時候讀過兩年私塾,認識不少字。于是,他成了工人夜校老師的好幫手,他不僅自己刻苦學習,還幫助老師教授工友們認字,給工人群眾朗讀革命書報,宣傳自己從革命書刊中和在工人夜校里學來的革命道理。工友們都把宋喬生當做自己的知心朋友,經常聚集到宋喬生住的地方—老鴉巢十間房(地名),聽他講從書上學來的故事。

由于宋喬生的突出表現,韋漢等人把他當作“中堅”分子進行重點培養,并與1922年春,秘密介紹宋喬生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為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常寧早期團員之一。


作者:胡金菊 曹元生

編輯:源源

二審:娜娜 澤昌

三審:白云 劉朝文

新聞熱線:0734-7221155

投稿郵箱:XMT19176751553@163.com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下載“大義常寧”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來源: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胡金菊 曹元生

編輯:源源

本文為常寧新聞網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本文鏈接:http://www.winterworkboots.com/content/2021/05/07/9267415.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常寧新聞網首頁
欧美偷拍一区二区,污污在线看网站,久久绿帽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