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鹽茶古道家萬里

作者:詹輝云 編輯:redcloud 2019-06-12 08:33:00
時刻新聞
—分享—

  5月8號到9號,春夏之交,正是南方多雨的季節,我有幸陪同中俄萬里茶道調研組的兩位專家一一武漢大學劉再起教授、俄羅斯國立西伯利亞大學達旗升院士,來到湖南省常寧市西部山區天堂山塔山茶葉基地,現場采訪、拍攝茶源地的歷史遺跡、風土人情,了解茶業發展情況。

  專家組一行六人一大早從武漢乘高鐵再轉大巴過來,中午也不休息,又冒著毛毛細雨驅車直往山里趕。一個多小時車程我們便到了天堂山腳下的天堂湖邊。由于近期雨水不斷,湖水漫堤,湖面似乎更寬闊了。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寫詩贊過此湖,“天堂沉璧,瑤鄉杜鵑迎遠客。印山刻石,六百圖章話興衰",那只是以前記憶中的景象,眼下看到這翡翠般的湖面更大更綠了。

  小車從湖堤上繞行,再沿盤山公路盤旋而上。一路上的好景色讓你沒法閉目養神,抬眼車窗外,山上云卷云舒,時開時合。青峰似海島兀立,時隱時現。近處野花點綴,色彩亮麗。雨洗過的杉木楠竹蒼翠欲滴,盡管一晃而過,足以動人心魄。這是山區最美的時節,蓬萊仙境也不過如此。

  一陣耳鳴之后,我們到達海拔1200多米的山頂,鹽茶古道的西北大門聳立在眼前。停下車來,老天爺似乎有意安排,雨停了,烏云成了白云,天空明亮了許多,正好拍攝,攝制組的小伙子搶抓時間,所有的拍攝器材都派上了用場。

  鹽茶古道原是山區瑤族先民開辟的一條生產生活便道,由于年代久遠,少有人走,也未曾維修,石板小路已是枯木遮避,荊棘亂橫,但仍能感覺出它的堅硬和光滑。千百年來,它承載著山區村民生息繁衍的重任,歷經風雨滄桑,在現代交通興起之后,又悄然隱退在歷史長河中,默默見證著社會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

  我們一行沿鹽茶古道西北口往山下行走了一段路程,感受鹽茶古道厚重的歷史,尋訪先民往日的行蹤。達旗升院士熱情高漲,一個人徑直往前,竟不想往回走,我們告訴他有幾十里遠,勸他返回趕時間去另一個點,他才作罷。不然他要一口氣走完這條古道,但幾十里的陡峭山石路,是需要時間、勇氣和毅力的,當然我們相信他能行。

  近幾年,天堂山塔山茶葉基地已發展到八萬余畝,常寧市委市政府還將此作為山區產業扶貧項目來抓,通過公司十合作社十農戶的模式,貧困戶入了股分了紅,有了效益,自然高興,更有勁頭了。我們一路行來,在山上、山中、山坳等處看到的層層茶田、條條綠帶就是最好的證明。在鰲頭村的茶葉基地我們還看到村民在給茶樹修剪枝葉。前段時間,清明前后,春茶采摘時,山里村民家家戶戶、老老小小都上山采茶。采一斤鮮茶,工錢有三十多元,最多的一天可賺五百到六百元。這收入當然讓人羨慕了。塔山茶因其色香味俱佳,在宋朝就被列為貢品,如今的塔山茶依然傳承她優良的品質,走全域有機貢茶的品牌路子,成為山區農戶致富的一大源泉,這也是常寧市大力保護鹽茶古道,開發茶禪文化,記住鄉愁,振興鄉村的初衷。

  從山上下來轉到另一個山谷,是江頭村的雙河口,三山夾兩溪,一橋連三地,這里便是鹽茶古道的起點,一些文物古跡正在修繕,基礎設施也在加緊建設。山上陡峭的石板路上,有挑山工在勞作,盡管是穿越表演,但仍讓我感到窒息,因為我空著手上山都感到吃力,更何況山里村民要挑著百十斤的重擔一步一步往上爬呢。這樣一天一天挑上去挑下來,一代一代挑上去挑下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可以想見當年先輩生活的艱辛,生命的頑強,我除了感動就是慚愧。兩位專家主動擔起了籮筐陪挑山工往坡上走了一程,我因身體原因,只能望而卻步。

  江頭村的瑤民老吳在鹽茶古道邊開了家農家樂,晚餐就在他家的吊腳樓上吃野菜。席間達旗升院士來了興致,還跟山里的姑娘跳起了俄羅斯舞蹈,歌曲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歌聲與山后的瀑布聲和近處的蟲鳴聲交織一起,更顯出山區寂靜、安祥與和諧。

  第二天臨別之際,達旗升院士說,他感謝常寧人民的熱情接待。他還會和劉教授再來。他認為這里是萬里茶道上很好的茶源地,他回去馬上寫文章先在俄羅斯推介。他還說他很高興在常寧過了一個很有意義的“5 · 9勝利節”,我們一驚,共呼“烏拉”,并歡迎他再來。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一片小小茶葉,卻撐起一片天地,富裕了一方百姓,這是怎樣的善根仁心呢!萬物需要善待才能永恒。歷經了千年的風霜雨雪,浸透了無數先輩的辛勤汗水的鹽茶古道更需要我們呵護和傳承。在新時代的春天里,這條充滿傳奇的鹽茶古道,必將重煥生機和活力,帶給山區人們幸福和希望。

作者:詹輝云

編輯:redcloud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常寧新聞網首頁
欧美偷拍一区二区,污污在线看网站,久久绿帽人妻